欢迎您来到雷锋精神在线网站!
 
心理援助热线里的生死拔河
发布时间: 2014/9/19 15:59:36 发布人: 谢楠 点击率: 316   

  绝大多数国人都知道,9月10日是中国的教师节。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天同样是世界预防自杀日。

  可能在不少人看来,自杀是小概率事件,或者离自己很远的事情。但世界卫生组织9月4日发布的题为《预防自杀:一项全球要务》的报告显示,全球每年有超过80万人死于自杀,相当于每40秒就有一人自杀。一个更加直观的类比可以呈现自杀的危害程度——“每年自杀死亡人数已经超过战争和自然灾害致死人数之和”。

  潜藏你我身边的“心灵杀手”同样不容小觑。2012年中国自杀人数达12万,自杀是15~25岁人群前三位死亡原因之一。

  谁来挽救那些徘徊在生死边缘的生命?坐落在北京市回龙观医院树荫掩映的平房中的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正试图以自己的方式给出答案。隶属于上述中心的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不间断开通,一群专业的咨询师日夜守候在电话旁,声音舒缓轻柔地接听来自全国各地的来电。

  从表面上看,他们的工作内容就是接听电话。但这并非平时的商业客服或煲电话粥聊天,而是在两个素昧平生的人之间展开的心灵沟通和挽救生命的拔河赛。

自杀可以预防,“打电话进来就说明想活”

  自2002年开通以来,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接听20多万个电话,预计挽救了7000个生命。

  “来电者往往更愿意对陌生人敞开心扉交流,打电话进来就说明他们其实是想活。”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主任王翠玲说。从热线接线员到热线中心主任,王翠玲在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工作已十年有余。

  尽管对自杀心理颇有研究,但十多年的从业经历中,王翠玲还是留下了不少遗憾,“在把能说的和能做的都做了,仍没有阻止来电者实施自杀行为的时候,还是会感到遗憾、失落和愧疚。”

  王翠玲对11年前的一次来电仍记忆犹新。来电者是一名女士,电话中,这名女士异常平静地讲述了自己患有抑郁症和丈夫有婚外恋的事情。

  “越冷静的人,危险性就越大”,王翠玲一边与这位女士做疏导沟通,一边想办法拿到了这名女士丈夫的电话。在通话末尾,这位女士也希望接线员能帮她劝说丈夫回心转意。

  4小时后,接线员对该女士进行一次电话随访,但接通电话的不是那位女士,而是她的丈夫。接线员被告知,这位女士刚刚杀死婆婆并自我了断了生命。

  工作人员认真翻看热线来电记录,发现该女士在自杀前曾给热线打了12个电话,但由于线路只有2条,导致占线就错过了。

  “当时就觉得特别遗憾,特别可惜,接线员的情绪也特别低落。”虽然事隔多年,谈起此事时王翠玲仍反复地说,“也许我再跟她多说说就好了,再跟她反复强调一下就好了。”

  为了不留更多类似的遗憾,此后,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8008101117,手机、IP、分机用户:010—82951332)中心增设了数条热线线路,尽可能地让这条关乎生命的心灵通道不占线。

  据王翠玲介绍,目前北京心理援助热线共有31名专职接线员,按照值班安排,白天5~6人,晚上4人。一天能接到50~60个电话,平均到每个接话员是一天6~8个电话。每次接线的平均通话时长大概50分钟,如果遇到亟需救助的人,通话时间可能会更长。

  “有时候,来电者情绪失控,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耳朵都震得受不了了。但我们需要给来电者时间,让他倾诉,释放情绪,并找机会疏导他,等他平静下来,和他一起探讨解决问题的办法。”今年31岁的小燕,在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已工作了7年,看起来文静柔弱的她,练就了“耐心、淡定、敏感”的素质。

  接线员所做的不只是倾听,“你得从来电者的话语中,敏感地捕捉到他的语调、说的以及没说的内容,从而准确地判断出是否高危来电。”小燕说。

  所谓“高危来电”,就是已有明确的自杀计划,正在自杀或两周内会有自杀行为的人。在判定来电者存在高危自杀风险后,热线会对其进行5次随访,时间分别是24小时之内、一周时、一个月时、三个月时、六个月时。

  在十几年的“实战经验”中,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中心总结出一套高危接待流程:遇到高危来电者,接线员首先会安抚来电者,并且争取与其家人取得联系。之后耐心倾听来电者的故事,帮助来电者进行事件分析、寻找解决方法。然后,构建“安全网”,寻找来电者可以相信、依赖和联系的人。

  “我们对外聘咨询员有严格的认证资格标准,要求至少具有国家认证的一级或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具备医学心理学背景。”王翠玲说,在经过一系列资料筛选及全方位的面试考察后,应聘者还要经过两个月的接线实习期,考核通过才能成为一名正式的热线咨询员。

  工作七年的小燕说,“在接电话的过程中,可能我会帮助到一些人,但同样他们也在帮助我成长,这是双向的。我们的工作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对方自身把控情绪的能力和配合程度上的。如果他给自己机会,我们才有机会疏导他、帮助他。”

我国抑郁症识别率仅21%,接受干预和治疗者仅10%

  数据显示,我国自杀死亡人群中精神疾病的患病率为63%,但仅9%在自杀前曾寻求过专业帮助。

  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每天接到的很多高危电话就和抑郁症有关。8月26日,北京市心理援助热线咨询员小燕一上班就看到了头天晚上的一例高危电话记录,“来自安徽的一个年轻男孩打来电话,称已经服了20多片安眠药,说自己很绝望,说话不到三分钟就把电话挂了。”当晚,接线员赶紧和他的家人取得联系,将男孩送到了医院抢救。小燕拿起电话对男孩进行随访,得知,服安眠药的男孩已经抢救过来,二十六七岁,患有抑郁症,因不能上班赋闲在家,想要家里人给他治病,但家人觉得“没病看什么病?”,并不支持他。

  公众抑郁症知识的匮乏,导致抑郁症诊疗明显滞后。有文献报道显示,我国抑郁症识别率仅21%(世界平均55.65%),接受干预和治疗者仅10%。

  “在所有精神障碍里面,真正到精神科治疗的,大概只有4.9%,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主任杨甫德说。

  杨甫德还向本报记者展示了一项针对山东、浙江、青海和甘肃等省份,63004例18岁以上人群样本近一个月的精神障碍患病率的数据分析,从中可以看到我国18岁以上人群精神障碍现患率达17.5%,其中,抑郁障碍现患率大概6.1%。

  “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病性障碍约占到1.0%,我国今年对严重精神障碍投入达4个多亿,国家花费大量的财力,为的只是这大约1.0%的患病人群。但实际上,对于16%的抑郁障、焦虑障碍、酒精使用障碍等精神障碍患者,同样需要进行干预和投入,而现在国家政策也在调整。”杨甫德说。

  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副主任李献云称,我国在心理卫生救助方面的力量尚小。虽然每年卫生部会颁发心理咨询证书,但毕竟大部分咨询师是通过各行各业短期培训获得证书,其实战能力还是不足,所以当下真正有心理服务(心理干预、咨询、治疗)能力的专业人员数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且这些力量主要还是集中在医院和大城市,中小城市会少一些,而在农村就更难看到了。所以心理服务和其他服务行业相似,都面临着城乡鸿沟的窘境。

不当报道导致错误认知,“心情不好不一定就是抑郁症”

  一项名为《关于人们对抑郁症患者群体形象的认知调查》显示,在抑郁症信息获取途径上,77.62%的受众都是通过媒体来认知抑郁症的。而有研究表明,媒体过度渲染式的自杀报道可以引起自杀率异常升高。

  杨甫德指出,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众多媒体在报道抑郁症时经常会“犯一些低级错误”,进而导致公众对抑郁症产生了错误的认识。

  诸多问题中,最显而易见的是:抑郁症患者总是以负面或受难的形象呈现在媒体上。一些媒体的社会新闻版中出现的抑郁症患者,多是自杀、犯罪、伤人或者行为古怪的负面行为实施者。如“抑郁症母亲为子注射敌敌畏”“抢银行学生精神鉴定异常”……

  媒体在报道相关事件时多以叙事方式,辅以以猎奇、夸张的笔法,围绕抑郁症患者的病痛展开。或者在叙事报道中渲染、强调抑郁症患者因为患病而绝望、自杀、丧失工作能力等。

  “这些报道使受众对抑郁症患者形成刻板的成见,加重了对这一群体的歧视和误解,也更强化了抑郁症患者的病耻感。”杨甫德说。

  还有一些报道把抑郁症等同于抑郁情绪,错误地认为抑郁症就是“心情不好”“小心眼”“想不开”等,可以通过心理治疗来治愈,或简单地把病因归结为抑郁症患者自身的责任,“觉得他们没有调节好自己的心理”。

  “心情不好,出现抑郁情绪、焦虑情绪、失眠等有可能是正常的情绪反应,但不正确的宣传报道导致很多人的自我认知出现了偏差。”据杨甫德介绍,抑郁症属于精神疾病的范畴,一般患者至少持续2周的疾病症状。并且抑郁症的发病原因是多因素的,自我心理调适和心理治疗效果有限,目前常规且有效的抑郁症治疗手段依然是:药物+心理治疗+物理治疗+危机干预+康复。

  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副主任梁红告诉本报记者,“70%~80%的抑郁症患者都能被治愈。可惜的是,很多患者不了解抑郁症,不知道自己的情绪问题可能是疾病导致的,是可以治疗的。

  但如今我国的现实是,公众的认知和医疗现状都不容乐观。很多患有心理疾病的人认为这是很羞耻的事,从而不愿意主动寻求治疗,而另一方面我国普通医务人员不能识别伴有抑郁的病人,无法提供心理方面的服务,同时缺乏社区精神卫生服务机构。

  “抑郁症并不可怕,只要及时发现、及时就诊、坚持科学系统的治疗,就可以缓解和治愈,全社会携起手来共同为他们创造关心、关爱、接纳、理解的社会环境,对促进抑郁症患者的康复非常重要。”杨甫德说。(新华网)

  本站新闻动态 全国学雷锋先进事迹 雷锋与大学生 雷锋故事 青年志愿者
学雷锋常态化 雷锋校园
学习雷锋在行动 时代先锋 永远的丰碑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宗旨 研究会章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大事记 科普活动 会员园地  
  中心简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大事记 学科建设  
  生平简介 雷锋文集 雷锋日记 纪念场所 雷锋名言 雷锋图集 影音作品 世界影响
我身边的雷锋
怀念雷锋
 
  雷锋精神 讲话回顾 社论评论 助人为乐 爱岗敬业 学雷锋文章 学雷锋书籍
奉献精神 钉子精神
 
  科学发展观 和谐社会 社会主义荣辱观
两会专题 振兴东北 三个代表 党建研究
精神文明建设
先进性教育 高校思政
形势与教育 校园文学
 
  就业求职 心理援助 英语学习 计算机
供求信息
大学讲坛 法律援助 生活百科
 
Copyright©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雷锋学研究中心 2011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丹东路西段一号文理楼106室
邮编:113001 电话:0413-6861577 0413-6864330
URL:http://www.lfjszx.com  Email:lfjslt@163.com

web design:www.711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