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雷锋精神在线网站!
 
鉴定人史宝光披露雷锋牺牲前后
发布时间: 2014/6/18 13:43:53 发布人: 郭小玉 点击率: 381   
 

  雷锋是在1962年8月15日牺牲的。关于他的死因,全国各媒体有很长一段时间保持着沉默,至多只提一句“因公殉职”。直到近几年来,才有一些影视片和新闻报道反映了当时的部分情景。本报编辑部近日接到多位读者打来电话,询问雷锋殉职的真实情况。为此,记者专程采访了与雷锋最后零距离接触的人,这个人就是现已离休的72岁老干部史宝光。当年正是他和张峻(曾为雷锋生前先进事迹拍摄过大量照片)两人进行的现场勘察,并做出了“以身殉职、意外事故”的结论意见。他还亲手把雷锋放入棺木中。

  一根细木方夺走一条宝贵生命

  史宝光说:“我对那段历史相当清楚,因为后来我曾和张峻坐到一起查缺补漏,整理了脑中的记忆。当时我任沈阳军区工程兵政治部保卫处的中尉助理员,那是我军旅生涯中最不同寻常的一次事故鉴定。”

  史老说,现在关于雷锋牺牲的有些说法都是不准确的,有的更是胡扯了。

  “1962年8月15日中午的时候,工兵团派人来沈阳汇报说,刚才雷锋因车肇事身亡!政治部领导感到事态重大,当即决定立案调查,并派我和搞摄影的宣传处干事张峻进行现场调查。我俩乘吉普车,大概两点多的时候到达抚顺望花区的事故现场。那时,那里只有几个留守的人,战士们在别处施工还没回来呢。”

  史宝光、张峻先听取了团里和连里的汇报,但他们谁也不是目击人,都说不太清。于是他们来到出事地点,即九连营房东山侧的一条人行通道口,还让当事人乔安山把13号车开到现场重演当时经过。

  乔安山当时很紧张,他以为史、张是军法处派来的人,要来逮捕他的。最后史宝光和张峻逐渐稳定了他的情绪,对询问一一做了回答:

  他和雷锋驾驶“嘎斯”卡车,从工地执行任务回来时已接近午饭时间,雷锋与其商量,先把汽车冲洗干净后再回连,以备下午出车快捷。车便往九连炊事班室外水龙头处开。但汽车要走到水龙头处,就要走九连营房和房前一排晾衣杆之间的土道,由于有一根晾衣的木杆竖在入口处,所以要驶上这条道还得先拐个直角弯,这是不可能一次性就开得进去的。雷锋便下车查看地形,乔安山来驾驶。

  当时雷锋是站在汽车左前方,离这根晾衣竿两米远左右指挥进车:“进——退——打轮——”等。车的前轮和车厢越过木杆后,乔看班长雷锋给他一个通过的手势,就开了过去。这时耳边“喀嚓”一声,他猛一回头,只见班长倒在地上,木杆已经折断。他急忙刹车,跑到雷锋身边,看到雷锋呼呼喘气,不省人事,就急喊救人。

  雷锋被火速送到抚顺矿务局西部职工医院抢救,但这里条件有限,于是又转到沈阳军区202医院,路上用了50多分钟。不过终因伤势太重抢救无效,雷锋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医生的诊断结论是:雷锋因头部右侧太阳穴受木杆重击,造成颅骨骨折,脑内大量出血而致死。令人悲痛的是,这木杆仅有6×6厘米规格,却轻取了一个那样热爱生命、热爱祖国、党和人民的伟大战士的生命!

  雷锋之死定性:以身殉职,意外事故

  史宝光在现场勘察时发现,那根木杆是从根部折断的,木杆上粘有黑色橡胶末,而车轮后胎上也有明显擦痕。除此,车厢板和木杆的上部均未发现刮碰的痕迹。据此,史、张二人认为:通道进口狭窄,加之地面不平,左高右低,木杆根部埋有凸头,致使汽车驶入时,车身倾斜,从表面上看是刮碰不到木杆的,而惟有车后轮胎左外侧,挤压到木杆根部,才使木杆从根部折断。加上晾衣铁丝的牵拉反弹力量,迅速击向雷锋,造成悲剧。

  搞清楚基本事实后,据此分析研究认为:这次伤亡事件,既不是乔安山有意所为和驾驶员的责任;又不是雷锋同志指挥的失误,而是一次偶然、意外的伤害肇事。因此经过这一下午的工作,史宝光以上级保卫部门代表的身份,提出事故的初步性意见,即“以身殉职、意外事故”。

  当晚,史宝光向从工地赶回营房的团政委韩万金做了汇报,并同连队指导员高士祥共同研究,由其出面,找乔安山谈话,为他卸下思想包袱。

  同时,史、张还到医院看了看雷锋的遗容。那时雷锋躺在医院病床上,脸上干干净净的,仅在脸上包裹着纱布,仿佛仅是受了点轻伤而在安睡。张峻当时还为雷锋的仪容拍摄了几张照片。战士们给雷锋戴上了军帽,换上一套新军装,把遗体运回连队,并摆放在一间活动室。为防止天热遗体变坏,史宝光还特地买来4块大冰砖镇在雷锋遗体身下。

  史宝光向沈阳军区工程兵政治部打了正式报告,关于雷锋同志的牺牲经过、性质和处理意见。这个报告很快就得到了各级组织认定和同意。后来在军内外发布讣告和通讯报道等,均以此结论为准。

  史宝光解释说,为什么说是“以身殉职”呢?因为雷锋是在工作岗位上牺牲的,他作为班长在指挥本班战士乔安山倒车时牺牲的。为什么说是“意外事故”呢?一般人谈到雷锋牺牲原因时,常说是汽车撞的,其实不准确。事实上不是汽车直接撞的,而是汽车撞倒木方,木方打到雷锋头上。木方也不是顺向打到头上的,而是在铁丝的拉力作用下打到的。这个过程有三个环节,这两个人是意想不到的,当然是意外事故。这是比较客观、准确、得当的。说明雷锋不是无谓牺牲,也不是责任事故,既不影响雷锋形象,也不认为乔安山有直接责任。

  不过即使如此,在众所周知的乔安山打破沉默之前的那段政治时空下,雷锋之死的具体原因仍没有人能够全盘托出。

  雷锋葬礼盛况空前 人民群众夹道送行

  雷锋的遗体被冰镇了一宿后,8月16日开始入棺。史宝光这时已是治丧筹备会人员。他至今仍对盛入雷锋的棺柩印象深刻。他说,那是抚顺地方的一名机关干部捐赠的。他原本是为家中老人准备的,当听说雷锋不幸牺牲后当即送来。那棺柩的原料是黄花松,又大又沉,四条汉子根本抬不动。“棺壁大概就这么厚!”史老用手比量了一下,记者揣测,大约十三四厘米的样子。他说,以至于1964年对雷锋进行迁葬时,那棺柩没有一点腐烂,那都是后话了。

  入棺时,史宝光亲自抱着雷锋的头,和班里的战士、连里干部一起把雷锋裹在洁白的布中,平稳放进棺木里,让他安息。曾经朝夕相处,多次得到雷锋帮助的战士们持枪为他守了一夜。

  8月17日,在望花区机关小礼堂,为一位普通战士举行了不同寻常的追悼会。会场布置得庄严肃穆,周围摆放二十多个大花圈,雷锋的灵柩摆在前台中央,上方是张峻亲写的追悼大会横标。机关、部队的代表约有200多人参加了追悼会。

  会后,由军用摩托车开道,地方派出的业余铜管乐队奏起哀乐。悲痛气氛笼罩下,大小20余辆军车载着花圈和部队官兵,为他们的好战友雷锋送葬,将他送到老虎台矿区的南山墓地。

  史宝光说,此举在当时,对于一位战士之死,是盛况空前、前所未见的。沿途群众不禁好奇地问,部队送的是何人呀?一听到是雷锋后,都不约而同地加入到送行队伍中,更多的人站到马路两旁,默默地哀悼和思念着雷锋。

 

来源:中国雷锋网

  本站新闻动态 全国学雷锋先进事迹 雷锋与大学生 雷锋故事 青年志愿者
学雷锋常态化 雷锋校园
学习雷锋在行动 时代先锋 永远的丰碑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宗旨 研究会章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大事记 科普活动 会员园地  
  中心简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大事记 学科建设  
  生平简介 雷锋文集 雷锋日记 纪念场所 雷锋名言 雷锋图集 影音作品 世界影响
我身边的雷锋
怀念雷锋
 
  雷锋精神 讲话回顾 社论评论 助人为乐 爱岗敬业 学雷锋文章 学雷锋书籍
奉献精神 钉子精神
 
  科学发展观 和谐社会 社会主义荣辱观
两会专题 振兴东北 三个代表 党建研究
精神文明建设
先进性教育 高校思政
形势与教育 校园文学
 
  就业求职 心理援助 英语学习 计算机
供求信息
大学讲坛 法律援助 生活百科
 
Copyright©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雷锋学研究中心 2011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丹东路西段一号文理楼106室
邮编:113001 电话:0413-6861577 0413-6864330
URL:http://www.lfjszx.com  Email:lfjslt@163.com

web design:www.711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