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雷锋精神在线网站!
 
我的好徒弟——雷锋
发布时间: 2014/3/26 13:48:27 发布人: 郭小玉 点击率: 361   

 

那是 1958年 11月,鞍山刚落过一场小雪,黑色的煤场一夜之间变成了白色。临近年底了,又是“大跃进”年代,生产任务十分紧张。推土机作业班缺少一名推土机司机,已经影响了推煤任务。白明利主任知道最近从湖南招来一批青年工人,便要求车间领导赶快给他们挑选一名思想好、身体棒、懂些技术的青工来。没过几天,车间于主任果然给他们送来一个小青年。于主任说,他叫雷锋,原先开过拖拉机,还是县里的先进人物。白明利打量着他矮小的个头,心里嘀咕:开过拖拉机再学推土机,技术上当然顺路,可他长得也忒单薄瘦小了,学C-80恐怕够呛。于主任见白明利有些犹豫,马上又说他刚才跟雷锋谈过话,人家到鞍钢来是奔着要当一名炼钢工人的,总厂考虑到他在家乡农场开过拖拉机,才指名让他来学推土机的。白明利冲着车间主任说:“好了,我收下他就是了,大不了让我当个保姆。”雷锋听这话不顺耳,当即回了一句:“请白主任放心,我不会让你当保姆的。”

 

 

 

  车间主任走后,白明利和雷锋闲聊起来。

 

 

 

  “你在农场开拖拉机,每月工资多少?”

 

 

 

  “32元。”

 

 

 

  “你知道在这里学徒,每月工资多少?”

 

 

 

  “我没问过,不晓得。”

 

 

 

  “我告诉你,在这里学徒每月只有22元,比农场少拿10元,你不怕吃亏?”

 

 

 

  “吃亏?不,我不是为钱来的。”

 

 

 

  “那你大老远地到鞍钢来为什么?”

 

 

 

  “为了炼钢嘛,为了 1070嘛!”--1070万吨钢是中央为1958年确定的全国钢产量。

 

 

 

  初次见面这段对话,给白明利留下的印象太深了。他没想到这个矮小的青年,思想觉悟可不低。只谈了这么几句话,他就有点喜欢雷锋了。

 

 

 

  话没谈完,车间打来电话让他去开会。他领着雷锋出了办公室,指着煤场上停放的一台C-80说:

 

 

 

  “看见没?今后你就学它。先去见见师傅,他姓李,是个好老头。回头我再找他谈。”

 

 

 

  白明利说罢大步流星地开会去了。

 

 

 

  雷锋东张西望来到C-80跟前。只见推土机,没见什么老师傅。雷锋绕着推土机走了一圈,估摸它比自己开过的拖拉机足足大出好几倍。他急不可耐地钻进了驾驶室。驾驶座前长短不同的操纵杆足有七八个!摸摸这个,动动那个,用他驾驶拖拉机的知识辨别这些操纵杆各自的用途。

 

 

 

  我到车间办事回来,远远就看见车上有个人。按规定别人是不许随便上车的。

 

 

 

  “喂,你是谁家孩子,不去上学念书,跑这儿来淘气。”

 

 

 

  雷锋麻利地跳下车,用眼睛打量着我,同时说:

 

 

 

  “我是新来的徒工,不是来淘气的。您就是李师傅吧?”

 

 

 

  “徒工?”我明白了,领导上早就说给我派个徒弟兼做助手。这不来了,来了这么个孩子。矮个子,娃娃脸,刘海几头……

 

 

 

  “多大啦?”

 

 

 

  “快满 18了。”

 

 

 

  “骗人!你有18?”

 

 

 

  “1940年冬天出生,您算算我多大。”

 

 

 

  “我看你顶大不过16岁。”

 

 

 

  “那是两年前……”

 

 

 

  “谁派你来的?”

 

 

 

  “车间于主任。”

 

 

 

  “见过白主任啦?”

 

 

 

  “见过。他开会去了,叫我先来会会师傅,过后他再找您谈。” 

 

 

 

  “你倒挺会说话。”我坐进驾驶室,敞着门说,“跟我当学徒,我得把丑话说在头里。这台C-80推土机是苏式重型机械,驾驶起来震动力大,劳动强度大,技术复杂。冬天顶风冒雪在这露天煤场作业,是又脏又累又冷,手脚冻得猫咬似的,你这南方小鬼受得了吗?”

 

 

 

  “放心吧,师傅。什么苦我都吃过……”

 

 

 

  就这样,我收了雷锋做徒弟。在白明利主持下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师徒包教保学合同”。雷锋从上班那天起,每班都早来晚走,勤勤恳恳,虚心求教,不过个把月就能单独驾车作业了,全工段的人都说:“这小鬼真行!”

 

 

 

  那年冬天气候不正常,雪大风也大,推土机在冰雪覆盖的煤场上作业,对一个初到东北的南方小鬼来说,实在是够艰难的。每当风雪大,推土机在门形吊车下推煤时,雷锋总是跳下车来上下指挥,保证吊车司机和推土机手在能见度较差的情况下安全作业,避免吊车运行不慎碰在推土机身上,万一出了这种事故可不是闹着玩的。由于天气太冷,我坐在驾驶室开车,浑身都发冷,雷锋长时间露天在风雪中能不冷吗?你看他头上那顶蓝布棉帽子的两只帽耳紧系在下颌下面,嘴里呼出的热气在帽耳周围结成一圈白霜,漫天飞舞的煤粉和雪花混合起来飘落在他身上脸上,弄得他活像个黑脸小包公。每当工间休息时,我停下车来总是叫雷锋进屋烤烤火暖和暖和。可他却很少进屋去烤火。“师傅,你去吧,我到车上坐坐就行了。”我心里明白,雷锋是担心推土机停车以后,万一水箱或发动机冻了就麻烦了。我进屋稍稍暖和一下马上就回来替换他,这时候总是见他在驾驶室里忙这弄那的,保证机械正常转动。我常常感动地说:“人家休息你也不闲着,看把手冻成啥样了!快进屋烤烤去。”我上了车,雷锋放心地走开了。我以为他进屋暖和去了,开动推土机刚要落铲推煤,只见雷锋又在门形吊车下扬起了手中的小红旗……

 

 

 

  雷锋这种忘我的工作精神,深深感动了身边的伙伴们。有一次,车间于主任、白明利和我在一起开玩笑说:“当初我们都没看透这个小青年……”

 

 

 

  于主任对白明利说:“当初你不想要他,现在我把他领走怎么样?”

 

 

 

  白明利对我说:“当初你也不想收这个徒弟,我马上给你换一个如何?”

 

 

 

  我对他们二位说:“我和雷锋订了师徒合同,你们敢撕毁合同,我就敢去告你们……”

 

 

 

  我开了半辈子推土机,前后带过不少徒弟,数雷锋年纪小,可也数他学得快学得好,善于闯过技术难关。推土机手冬天作业,最难做的事情莫过于检修、清洗发动机滑油泵。雷锋学会了检修就不让我这个师傅动手了。他说实践出真知,每次都争抢着钻到车盘底下,仰着身子打开检示器,把油槽里的水放出来,再仔细清洗滑油泵。干完了从车盘底下爬出来,您瞧吧,作业服准被冰水浸个透,浑身弄得泥猴儿似的。他从不在意这些。经过几次实践,他就把发动机的构造、性能和“脾气”全摸透了。

 

 

 

  一天中班,翻车机接连卸下几列车煤,煤场上堆起了几座大煤山。我和雷锋驾机爬上一座煤山斜坡,以便把坡上的煤推下来。谁知爬坡不过几米,发动机突然熄火,十多吨重的推土机斜躺在煤坡上,怎么也开不走,推不动。机械出了什么毛病,一时判断不清,急得我们二人束手无策。雷锋急中生智想了个救急办法:先把车子拖下煤坡再说。征得白主任同意,他们找来一条牵引绳,一头拴在门形吊“大腿”上,另一头系在推土机牵引钩上,利用吊车动力总算把瘫痪的推土机拖了下来。推土机一放平,雷锋在里面一操纵,发动机又“嗵嗵”地发动起来。雷锋问这是什么原因?我告诉他说,C-80快老掉牙了,早就有这个毛病,爬四十几度坡容易熄火。可今天爬的坡不过三十几度也趴了窝,今后爬坡推煤可就难了。

 

 

 

  “推土机不能爬坡,怎么推走这座煤山?”雷锋说,“这不是影响工作吗?

 

 

 

  “是要影响进度的。”我说着,感到似乎有点为难。“让我们想想办法吧。”

 

 

 

  雷锋下班回到宿舍,大概一夜都没睡。第二天上班,眼睛都熬红了。他拿着“C-80说明书”见了我就说,推土机在坡度较大的地方作业,由于发动机超负荷运转,造成汽缸里进的油和空气比例失调--空气进的多,油进的少,起重机肯定要憋火的。

 

 

 

  “没错,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一拍大腿高兴地说,‘你小子比师傅强!”

 

 

 

  我们找到了C--80爬坡熄火的原因,当即改进了操作方法。设法调整汽缸里进油量,爬几十度的煤坡作业果然不熄火了。这一班,我们二人一鼓作气推平了半座煤山,把昨天爬坡熄火耽误的活全给补上了。在生产评比会上,白明利把雷锋好一通表扬……

 

 

 

  那年春节,我请雷锋到家过年是提前约好的。结果雷锋还备下了礼物:一个笔记本,两瓶老白干。

 

 

 

  这事说来也挺有意思……

 

 

 

  我家五口人,老两口和三个孩子,加上雷锋六口。除夕晚上全家动手包饺子,雷锋不会包,大家也不让他包。可他非要跟着凑热闹,争着抢着包了几个,全都七扭八歪不像个饺子样,逗得全家哈哈大笑。他说湖南人过节不吃饺子,他包不好才想学一学。他见我老伴把一枚硬币包在饺子里,觉得奇怪:“把钱包在饺子里干什么?”我老伴说,过年图个吉利,一会儿谁吃到这枚硬币谁就是有福人。收音机里除夕钟声一响,我领着孩子在门外放了一通鞭炮,老伴把刚出锅的饺子一盘盘摆在炕桌上,还特意给我们师徒二人摆上一壶酒,大家便围坐一起吃起来。雷锋说他生来头一回吃饺子,觉得特别香。正说着话,我忽然吃到了那枚硬币,大家嘻嘻哈哈说我是个有福人。

 

 

 

  “我是一家之主。我是有福人,全家都有福……”我高兴得又扬脖喝了一盅酒。老伴暗自捅了我一下,意思是说当着徒弟面莫说这种话。我会意地说:“雷锋不是外人,我说全家有福也有他。”

 

 

 

  说笑之间,雷锋忽然也吃到了一个包着硬币的饺于。他吐出硬币看了看说:

 

 

 

  “准是师母怕我没有福,多包了这分钱是不是?

 

 

 

  “没的事。我就包了一个。”我老伴说,“你吃到的这个莫非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美的你!天上会给你掉下钱来。”我盯着三个孩子间,“准是你们谁……”

 

 

 

  小三噘着嘴说:“是我包的,可我没有福,没吃到。”

 

 

 

  雷锋拉过小三的手,把一分钱硬币还给他说:

 

 

 

  “我有福,你有福,我们全家都有福……”

 

 

 

  雷锋高高兴兴在我家过了这个除夕夜。初一早上,工人们互相串门拜年。雷锋被几个青年伙伴拉去拜年了。

 

 

 

  春节期间,雷锋参加了厂工会组织的踩高跷秧歌队,装扮成个“小姑娘”,梳上假辫子,围上红头巾,穿上花衣服,踩上一尺多高的高跷扭起来满带劲的。有个退休老工人看花了眼,竟当众埋怨:不知这是谁家的闺女,爹妈舍得让她出来踩高跷,可真够大方的。这老头不知道,高跷队里根本没有女的……

 

 

 

  在我和雷锋相处的日子里,我感到,雷锋能够做到勤奋好学,积极努力工作,助人为乐,其根本是他心里没有忘记旧社会的血泪史。雷锋常说;他在解放前夕,因生活无着落,每天靠乞讨度日,生活处于极度困难之中。家乡解放后,他才重新得到新生。因此他总是把党和毛主席比做自己的亲人、救星、救命恩人。他非常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这使他在工作、学习方面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劲是有很大关系的。他把自己的工作看成是党的工作,因此,他把自己的一生投人到党的事业之中去。

 

 

 

  光阴多快呀,转眼已近30年了。雷锋当时还是个孩子,能够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做出那样的工作成绩来实在不一般。看上去,雷锋所做的都是一般小事,似乎没有惊人之处,但实际做起来,确确实实不太容易,因此雷锋给我留下难忘的深刻印象。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作者介绍:李长义,原鞍钢化工总厂洗煤车间推土机手。雷锋在1958年 11月 15日入厂后,按当时组织上的安排,同李长义签订了师徒包教保学的合同。由于李长义师傅的严格要求和雷锋的勤学苦练,结果在入厂后不到四个半月的1959年3月28日,即提前完成了原签订一年的合同项目,取得了冶金工业部鞍山钢铁公司安全操作允许证。

  本站新闻动态 全国学雷锋先进事迹 雷锋与大学生 雷锋故事 青年志愿者
学雷锋常态化 雷锋校园
学习雷锋在行动 时代先锋 永远的丰碑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宗旨 研究会章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大事记 科普活动 会员园地  
  中心简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大事记 学科建设  
  生平简介 雷锋文集 雷锋日记 纪念场所 雷锋名言 雷锋图集 影音作品 世界影响
我身边的雷锋
怀念雷锋
 
  雷锋精神 讲话回顾 社论评论 助人为乐 爱岗敬业 学雷锋文章 学雷锋书籍
奉献精神 钉子精神
 
  科学发展观 和谐社会 社会主义荣辱观
两会专题 振兴东北 三个代表 党建研究
精神文明建设
先进性教育 高校思政
形势与教育 校园文学
 
  就业求职 心理援助 英语学习 计算机
供求信息
大学讲坛 法律援助 生活百科
 
Copyright©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雷锋学研究中心 2011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丹东路西段一号文理楼106室
邮编:113001 电话:0413-6861577 0413-6864330
URL:http://www.lfjszx.com  Email:lfjslt@163.com

web design:www.711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