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雷锋精神在线网站!
 
我和雷锋的几个瞬间
发布时间: 2013/9/18 14:53:29 发布人: 郭小玉 点击率: 377   

我和雷锋的几个瞬间

     ----与陈广生老人一起回顾雷锋

  早春的一个岑静的午后,在沈阳军区政治部招待所一间朝阳的居室内,有机会坐在今年已75岁高龄的陈广生老人面前,静静地去阅读他那满头华发,感觉从他背后投射过来的岁月的光影中那一缕缕经年往事,抑或从不断缭绕的烟雾中与他一同品味“远山时显,去日难追”的慨叹……倏忽间,人生的积淀以及积淀了太多感沛的人生况味,仿佛一下子都氤氲开来,即令我这个年轻的后生也跟随他一道,随之变得深挚起来。

    陈老先是不住地吸烟,尔后才随手从桌案上拿起一本书来,一边抚摩着书籍的封面,一边告诉我说,这是他不久前出版的有关雷锋的新书,名字就叫《雷锋》。我把那本新书接过来看,只见在书的封面上特别引用了雷锋的一段日记:“我像一个学走路的孩子,党像母亲一样扶着我,领着我,教会我走路。我每前进一步,这里面都倾注着党的关怀和培养!”

    一种暖暖的感觉悄然游走在心间,抬头再去看坐在光影中的陈老,我似乎感到两段相隔较远的岁月的手,转瞬相挽在了一起。于是,我问:“您已经写下了那么多有关雷锋的故事和文章,这回为什么又要重写《雷锋》呢?”

    老人沉吟了片刻,回答说:“你手中拿着的这本书,准确地说,应该叫有关雷锋的一个纪实文学吧!其实,开始我和胡世宗两人写的是一部20集的电视连续剧,但是由于某种原因没能及时开拍,所以我们就把他改做了纪实文学发表了。”

    “您能介绍一下有关这部作品的大致内容吗?”我问陈老。

    “介绍作品莫不如说人。”陈老在将要吸完的烟头上又对着了一支香烟之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这部《雷锋》虽然是从雷锋自家乡起步一直写到在鞍钢淬火,再到部队里闪光,但是我与雷锋的交往,主要还是在军营那段。当时,我就在部队俱乐部担任主任,而他恰恰就是部队演出队的一名队员,我们经常在一起推敲作品,演出排练,日子久了,相互的了解自然会很深了……”

    缭绕的烟雾,一如思绪一般,很快将人带入到那一段如歌的岁月之中……

    “可惜我不是画家……”

    那是在1960年秋季的一个傍晚,陈广生在组织完演出队的一次演出后回到了俱乐部。他是个非常喜欢写作的人,一有闲暇便拿起笔来,一来写写身旁的好人好事,二来搞一搞文学创作。这天同样也是这样。可是写着写着,陈广生忽然觉得嗓子有些发干,便想要倒杯水喝,一拿茶缸,空的。他只好站起身来,打算到去倒上一杯。可刚走出没有几步,陈广生就被眼前的一幕打动了,只见在那只火炉的一旁,雷锋正静静地坐在那里,一边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籍,津津有味地阅读呢!红红的炉火不住地忽闪着,炉盖上的水壶往外吐着热气,雷锋身上的绿军装还有头上的帽徽,在不住闪烁的炉火和水雾的映衬下,俨然犹如一幅油画般精彩动人。陈广生手握着茶缸,定定地站在原地愣怔了半晌,依然没有移动半步。他在心里暗暗感叹:“可惜我不是个画家,如果我是个画家,我一定把雷锋画出来。一个曾经受苦受难的孩子,如今终于步入了军营,并且在党的关怀和培养下重又焕发了热量,看他那如饥似渴读书的样子,谁能说人民军队这个火热的熔炉不能把他锻炼得更加意志坚强啊!……”

    想到这里,陈广生慢慢向前走来。雷锋听见身后的声音连忙站起身来,向陈广生立正敬礼,随后,他又拎起水壶给陈广生倒了杯水,一切都显得那么谦和。陈广生笑着看着他,说:“小雷,我如果是个画家,真想给你画张像啊!可惜……”雷锋也是一脸的笑意,随手在拿着的书页上翻了翻,转而问陈广生:“首长,我听说您有很多藏书,能不能借我几本来看?”陈广生一听雷锋要借书看,非常高兴,他二话没说,满口答应下来。

    “他终于读懂了《祝福》……”

    雷锋喜欢看书是出了名的,一有空闲,他就会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籍津津有味地阅读起来。一天,雷锋在看完了《不朽的战士----湖南革命烈士传略》之后,找到陈广生,打算借一本鲁迅的作品来看。陈广生问他能看懂吗?雷锋回答说:“也许看一遍不行,那就多看几遍吗!”说罢,高兴地拿起放在眼前的《鲁迅小说集》,一边新奇地翻阅起来。

    过不多日,陈广生见到雷锋,便问他:“怎么样,小雷,那本《鲁迅小说集》还读得下去?”不想,这一问,反倒问出了眼泪。陈广生有些不解,便问雷锋为啥要哭?雷锋说他看了《祝福》之后,觉得那个祥林嫂的命运太像自己的母亲,她们的遭遇竟都是那样的凄惨。可是,让他感到疑惑的是,为什么这样一篇看起来让人揪心的作品,偏偏又起了个吉祥的名字呢?雷锋把这个问题提给了陈广生。也许是问题出得有些突然,再加上陈广生的确对这个问题没经过细想,所以一时之间,他竟也困惑起来。于是他对雷锋说道:“这实在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这样,等我好好琢磨琢磨,再来告诉你好吗?”雷锋爽快地答应下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抚顺上寺水库建设工地,陈广生遇见雷锋便对他说:“小雷,上次你提出的关于鲁迅小说《祝福》的问题,我已经找到答案了。”雷锋闻听,一脸惊喜的样子,但是他却拦住陈广生说,这个问题我也差不多想明白了,你听听是不是这样。于是,雷锋把鲁迅写作《祝福》时所着力渲染的特殊环境,以及通过这种环境所要透露的人物心态,与“祝福”所特有的内在关联一一说了一遍。尔后,他又接着问陈广生:“不过这都是我的理解,不知道这样理解到底对不对?”

    陈广生几乎有些惊讶地看着雷锋,一边告诉他说:“没错,就是这样。当然,除此之外,这也是作家在创作时所选用的一种特殊手法,也叫反衬或是反讽吧!”心领神会的雷锋,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的母亲就是党……”

    身为俱乐部主任,陈广生在忙于一些事物性工作的同时,常常搜集一些身旁的好人好事,作为自己创作的素材。1960年,在创作长篇通讯《向阳坡上长劲苗》的同时,陈广生还随时写下了一写有关雷锋的事迹材料。有一次,陈广生拿来一份事迹材料征求雷锋的意见,雷锋看后,思忖了片刻,问陈广生:“首长,我可以在这个材料上加一个题目吗?”“当然可以。”陈广生一边答应着,一边将钢笔递给了雷锋。雷锋接过钢笔,大致思考了一下,抬手在材料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解放后我有了家,我的母亲就是党!”虽然言语不多,但却令坐在一旁的陈广生好不心热。

    放下钢笔,雷锋满含深情地说道:“我曾经是个孤儿,是党把我从苦海中拯救出来。如果不是党养育了我,我哪里还有家,哪里还有母亲!”一时间,陈广生的情绪也被点燃了,他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个头不高的小战士,心中暗暗钦佩:知恩图报,深情无限啊!……

    “雷锋属于全世界……”

    岁月更迭。转眼,40几载春秋匆匆驰过。

    烟雾继续在缭绕,然而透过烟雾,我与陈老正在阅读的却是今日的阳光。

    刚刚从回忆中走出来的陈老,意绪中依然还留有较为深重的感念。老人不无感叹地说道:“如果雷锋活到今天,他已经过了64岁生日了。我们很难想象站在我们面前的一个花甲老人雷锋会是一副什么模样。他留给我们的印象,永远是那张青春的微笑的面容。但毕竟,我们却一天天在变老,好在在我的心头,由于多有了对于雷锋的了解和热爱,我才觉得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们,并且一直作为我笔下的一个永恒的主人公,为我而歌,而唱。”

    事实也果然如此。雷锋牺牲后,陈广生将先期写好的颂扬雷锋事迹的长篇通讯《向阳坡上长劲苗》又进行了一番修改和加工,并且把题目改为《毛主席的好战士》发表在全国各大报刊。他还曾经在1964年秋到1965年春,赶赴雷锋家乡地区深入生活长达半年之久,细致地采访过雷锋的老师、同学、亲戚、邻居等30多人。为采访雷锋事迹,陈广生先后13次前往湖南,并多次到鞍山、营口、抚顺、铁岭等地,相继采访了与雷锋有关的人物近百人,写出有关雷锋的著作12部及《少年雷锋》电影剧本。他尤其掌握有大量有关雷锋的生动素材,许多都未曾披露于世。2001年,已经年届七旬的陈广生又与著名作家胡世宗一道,开始创作电视连续剧《雷锋》的剧本。2002年底,这部计划20集的电视连续剧剧本终于创作完成,但由于一时资金难以筹措,拍摄被迫搁浅。为此,老人又不得不将剧本改做了长篇报告文学出版。

    老人告诉我说:“雷锋不仅属于昨天,也属于今天;雷锋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全世界。因此,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部作品,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一个活生生的雷锋,正沐浴着新世纪的光辉,开始了他新的长征!”

来源:原雷锋在线
  本站新闻动态 全国学雷锋先进事迹 雷锋与大学生 雷锋故事 青年志愿者
学雷锋常态化 雷锋校园
学习雷锋在行动 时代先锋 永远的丰碑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宗旨 研究会章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大事记 科普活动 会员园地  
  中心简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大事记 学科建设  
  生平简介 雷锋文集 雷锋日记 纪念场所 雷锋名言 雷锋图集 影音作品 世界影响
我身边的雷锋
怀念雷锋
 
  雷锋精神 讲话回顾 社论评论 助人为乐 爱岗敬业 学雷锋文章 学雷锋书籍
奉献精神 钉子精神
 
  科学发展观 和谐社会 社会主义荣辱观
两会专题 振兴东北 三个代表 党建研究
精神文明建设
先进性教育 高校思政
形势与教育 校园文学
 
  就业求职 心理援助 英语学习 计算机
供求信息
大学讲坛 法律援助 生活百科
 
Copyright©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雷锋学研究中心 2011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丹东路西段一号文理楼106室
邮编:113001 电话:0413-6861577 0413-6864330
URL:http://www.lfjszx.com  Email:lfjslt@163.com

web design:www.7113.com